砂锅馄饨的交付件

但凡和非本行业从业人员聊天,一说起你是程序员,总是呵护状的鼓励你“少加班,注意身体哦”。也不知道这楼是从哪一辈起开始被歪的,但本行业高薪、高压力、高报废率几乎都快妖魔化了。加上程序员这一族群,本就提前进化到了二次元,语言功能渐渐退化,配合上高智人群特有的高冷感,几乎鲜有在舆论阵地的正声的主儿。

我也压根没打算今天能把这楼歪回去,因为加班这个东西的确是我们这行的表象特征。但内因或许只有这个族群的人才能真正理解我下面要说的话。

程序开发不是一份工作,而是一次修行,生生不止。

写程序这个工作是一个创造型激发的过程,但凡创造性的工作都要激发灵感,画家,作家,演员和码农都是这类人。而傍晚恰恰是人类新陈代谢最旺盛的阶段,所以,开发人员习惯晚上工作,几乎和艺术工作者喜欢晚上去后海或者新天地,是一个道理。那是一种带着涤荡后的纯净,前往朝圣的过程。在我工作过的所有地方,但凡遇到的顶尖工程师,几乎都是夜猫子,而且越晚越精神。所以我们面试的时候经常翻候选人的微博看时间戳。同理,技术型公司打卡上班,绝对是反人类的行为。所以各位CEO和CTO,创业前读一遍《黑客与画家》。有必要。

新陈代谢剧烈进行的后遗症想必都深有体会,那就是饿。但此时几乎已是深夜,觅食成了这一群高智人群的集体返祖现象。每到此时,极为怀念在深圳工作的那三年。因为在南粤,晚上几乎是美食的天堂,很多高档的酒楼是有“夜茶”喝的。现在回想,当时写了多少代码都模糊了,但南山海王大厦的流沙包一个个还历历在目。相比而言上海决计不是一个有夜宵文化的地方,加上上海引以为傲的城市管理能力,深夜获取廉价蛋白质和热量的过程一般不简单。所以,按我说,咱们在的五角场起步远远晚于张江和紫竹,但过去这几年居然颇有杨浦硅谷的样子,得感谢我们今天的主题。

上海成规模的黑暗料理形成都有一个共性,就是依托高校后门培养社区经济。五角场地区的码农的口福就在于步行范围内,居然就有四所高校的后门。在这些后门口,最有名的爆款单品,当属砂锅馄饨,上海话称之为柴爿馄饨。但凡卖砂锅馄饨的,清一色的统一装备,小车上六个小灶,各摆一个碗口大的砂锅,砂锅两侧有耳。砂锅馄饨的独特之处是,炊具即为餐具。干练的老板娘预先在烧锅内煮上废水,待食客前来按需放入馄饨,丰简随意。一般不消两分钟即可妥当,此时老板娘操一铁架钳住砂锅两耳,直接从灶头调度至食客桌头,周而复始生生不息。

砂锅馄饨的神奇,在于它创造性的将食物的交付方式与炊具合二为一,互联网技术的熟练运用体现在下面三点:一、开发测试生产交付全流程都是基于一口锅。二、按需装载用户需求到锅内,轻松实现弹性伸缩和负载均衡。三、锅本身基于标准规格制造,既方便在自家灶头间调度,也在遇到城管突袭时,可以迁移到别人家灶头。这就是砂锅馄饨爆款的秘密。

馄饨的砂锅和生煎的油锅都是一种容器,它将原先不固定差异化的内容,按照既定的标准来发布。这对整个产品的交付周期来说是一次划时代的革命。砂锅馄饨的故事更是将容器的使用推上了更高阶段,同一个容器,贯穿开发测试生产和交付四个环节,带来的不仅仅是便利,也提升了产品质量,加速了迭代速度,减少了产品风险,还降低成本。

在未来的企业架构里,敏捷、碎片、迭代和弹性是关键指标。那就需要我们用开拓性的思路重新定义方法、工具和流程。一口大灶加一把铁锹,炒出满汉全席的时代已经渐行渐远了,未来的架构是集群化的微服务架构。为了迎接和应对这个确定的未来,你需要先置办一些砂锅。

今天不仅解密了下砂锅馄饨,还顺便大嘴巴了关于午夜的秘密。下午没什么事儿,早点回去吃点好的,晚上更能来事儿。这个道理,左耳朵耗子算明白人,咱未必都懂。当然,中层管理者的确累。两头夹着吃,说起来都是泪。那下回要不就说说《兄弟肉夹馍的故事》。

待续